浅析《红楼梦》中女性意识的觉醒

    一部《红楼梦》,曹雪芹“批阅五载,增删五次”,以“千红一哭,万艳同悲”中心,曹雪芹塑造了一批“钟天地之灵秀”的闺阁女儿,并将这些女儿拢聚在大观园内,从各个不同的方面体现了女性意识的觉醒。红楼女儿的觉醒在当时倡导男权的封建社会中,起到了“前无古人”的强大的震撼作用。本文旨在探讨《红楼梦》中女性意识的觉醒及其深化。 
  关键词《红楼梦》;女性意识;觉醒 
  一、《西厢记》、《牡丹亭》中女性意识 
  (一)《西厢记》中的女性意识 
  中国有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封建时代的女性始终处于儒家礼教的严格管教中,在婚恋问题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是合乎当时社会的正常途径。《西厢记》中作为相国小姐的崔莺莺,便是封建女子的典型代表。在佛殿上的与张生的一见钟情,使莺莺多年深埋于心的爱情种子萌发,压抑多年的青春的觉醒使其鼓起勇气连续地向封建礼教发起挑战,毅然决然地抛弃传统婚约,选择自主婚姻,这对当时束缚女子入监狱般的封建社会来了当头一棒,无疑具有重的警醒作用,是女性反抗封建礼法,意识觉醒的重体现。 
  (二)《牡丹亭》中的女性意识 
  如果说崔莺莺形象所体现的女性意识的觉醒让我们看到了年轻女子对封建礼教的强烈反抗。《牡丹亭》中杜丽娘的“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的对爱情的不懈追求,更对封建礼教起到了振聋发聩的作用。丽娘的死是对禁锢人性的封建礼教的最强烈的控诉,而她的“死而复生”更是具有强烈的讽刺意味。作为鬼的丽娘勇敢地追求着属于自己的爱情,还魂后的丽娘不免又落入封建传统礼教的观念中,她的觉醒在封建礼教的束缚下如昙花一现般。 
  二、《红楼梦》女性意识的觉醒 
  如果说崔莺莺、杜丽娘女性意识的觉醒还只停留在个人情感方面的狭小范围,那么《红楼梦》中的众多女子则将其达到了更深更广的境界。《红楼梦》中的众多女性,都在彰显着对男权话语社会的颠覆。 
  (一)《红楼梦》中女性个性意识的觉醒 
  曹雪芹在赋予这些年轻女子如花般的外貌同时,还展现了这些女儿们任情任性、行动由我的一面,就连贾母房里的丫鬟鸳鸯,面对嫁给大老爷这样一件体面而又尊贵的天大喜事,却一反当时社会的常理,毅然决然地宁死不屈,这样的浩然正气,充分展现了“不论尊卑,惟我是主”的精神。 
  至于大观园里的主子姑娘们,她们不可避免地会沾染些封建贵族气,但她们仍保持着精神和个性上的独立以及在当时社会中可贵的自由、自主、平等意识。湘云,尽管托生在了金陵的大户人家,但自小父母双亡,不得已才寄居在贾府中,也是个可怜人,但湘云的性格是“霁月光风”的,她的旷达豪爽的须眉气质,直率狂放的风度,颇有阮籍、嵇康、庾信等魏晋名流的风度,是《红楼梦》中所有年轻女子不具备的。这些女儿身上任情任性的美,如一轮明月照亮了大观园,同时也照亮了被封建礼教束缚的人们的心。 
  (二)《红楼梦》中女性情感意识的觉醒 
  《红楼梦》中强烈的女性觉醒观念还体现在女儿们自主勇敢地追求自己的爱情。十二钗之中,林黛玉算得上是最突出的一位。 
  出身于书香门第的林黛玉从小便受到了较好的教育和来自父母以及家庭环境的熏陶。她对宝玉的爱是真挚的,是一种当时社会罕见的伯牙子期的“知己之爱”。一次,宝玉因黛玉嗔他见了姐姐忘了妹妹,林黛玉啐道“我难道是为了叫你疏她?我成了什么人!我为的是我的心。” 
  三、红楼女性意识觉醒的文化价值 
  《红楼梦》是一首女儿的赞歌,人的赞歌。曹雪芹把大观园里的女儿们视为纯美、至情至善的人来歌颂的,女儿们以她们独特的毁灭颠覆了沉重的男性文明,使得女性意识的觉醒在那个黑暗的封建社会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一)社会的悲剧 
  席勒曾说“一个诗人为了自己真正的好处,不把灾难写成旨在造成不幸的邪恶意志,更不写成由于缺乏理智,而应该写成被环境所迫,不得不然。”大观园的女儿们无疑都证实了被环境所迫的悲惨命运,上演了一场“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悲剧。 
  大观园毁灭了,女儿们毁灭了。但这些女儿代表着人的源泉和本质,代表着人性美好的一面!正是因为她们的青春、美好、不可避免地招致了来自污浊的男性世界的风刀霜剑,狂风骤雨,以致最后红消香断,柳折花摧。金钏的殒命,晴雯的惨死,这些都在昭示着封建统治阶级家长们对年轻女儿们的残害,压制。这些女儿们的悲剧无疑代表了曹雪芹对那个黑暗社会的强烈控诉,代表了对这些年轻女子悲惨命运的同情。 
  (二)命运的悲剧 
  曹雪芹在更深程度上把这些女儿的悲剧演绎成了命运的悲剧,令人唏嘘的悲剧命运更使这些红楼女儿有着异乎寻常的魅力。 
  大观园女儿们的身世有力地说明了命运的强大无可抗拒。这种命运的悲剧,尤其体现在了林黛玉身上。《红楼梦》刚开始,曹雪芹就塑造了一个“木石前盟”的故事,这种仿佛早已写好的命运更加深了现实中黛玉的悲剧感,常年受病症的折磨更增添了她命运的悲剧感,同时也增添了她对爱情的忧虑。最终,时间还是无情地带走了黛玉的生命、爱情。黛玉的悲剧是自我的悲剧,更是命运的悲剧。 
  命运可以摧毁伟大崇高的人,但却无法摧毁人的伟大崇高。红楼女儿虽然消陨了,但更多地让人看到了她们对封建传统观念的反抗,对命运的抗争,对爱和美的挚爱,她们的光明和纯美在反抗中、在毁灭中得到了永生。